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护肤 >正文

穿成太监怎么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1章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黔南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王福被打得一条腿拖在血泊里,只能翻着眼睛看着赵禧,完全说不出话来。

    弄秋指了指王福,问赵禧,“这奴才方才说,是你纵容他们睡懒觉,耽误差事的,可有这种事?”

    既然王福提及了,弄秋便要问上一问的。

    结果这会儿,根本不用赵禧否认,他手下有眼识的几个人全都跪了下来,代替赵禧回答:“弄秋姑姑容秉!赵公公虽说宅心仁厚、宽于待人,但绝非荒唐纵容之辈,平日里常教导我等要好好服侍主子们,真真是个谨慎可靠的掌事,断没有王福说的那等事!”

    “对!王福纯属血口喷人!”

    ……

    一瞬间,小膳房和洒扫处一派和谐,众口一词,睡懒觉的王福成了欺上瞒下、好吃懒做的混账东西。

    王福用仅有的最后一点意识瞪大眼睛盯着他们,瞪到眼眶充血,然后在极度愤懑之下晕了过去。

    宫里每天都有太监晕过去或者死过去,弄秋眼皮子也没眨一下,“既然如此,像这样的奴才也没什么好怜惜的,我便撂这儿了,赵禧你善后,我前头还有事儿。”

    赵禧:“奴才自当妥善处理,恭送姑姑!”

    弄秋走后,除王福以外的十一人立马抢着给赵禧行叩拜大礼。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这个礼本该在他们第一天见面的时候行的,现在他们补上,一方面是表示屈服,一方面也是害怕。

    赵禧并没有立刻叫他们起来,入宫半年多,这是他首次俯视别人,怪不得很多人都容易走入权利熏心的歧途,自己跪的久了,一朝俯瞰众生,当真有一种扬眉吐气、一雪前辱的酣畅感!

    他终于不再是最底层的奴才,也终于有了令其他人下跪的资本。

    见赵禧良久没叫起身,他们跪着愈发忐忑,生怕赵禧对王福有余怒牵扯上他们。

    赵禧轻笑了笑,走到他们中间道:“你们当中,最大的四十多岁,最小的十六岁,即使是最小的,在宫里也有八年资历了,你们是不是都和王福一样瞧不上我?”

    那十一个人连忙磕头,“不敢,奴才不敢!”

    “不敢就好。”赵禧继续道:“其实这些天我对你们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你们都是极好的宫人,不像别个缺管教的奴才,他们有找宫女对食的,有克扣膳房食材的,偷同屋银子的,犯懒偷睡的,私下抽小烟的,甚至还有妄图打扮自己妄图在娘娘前面博皇上眼球的!我相信你们当中没有这些人!”

    赵禧这话说完,十一个人全都抖得跟筛糠似的,赵禧这就是在说他们啊!那一条一条列举出来就等于在戳他们的脊梁骨!

    原本他们以为做那些事没人知道,没想到赵禧这段日子竟在他们身边花了这么大的心思,看在眼里,藏在心里,把柄全给他圈住了!

  &nbs癫痫用什么方法比较好p; 赵禧只要那么随便一捅搂出去,他们便是死路一条!

    这已经不能只是表面臣服这么简单了,顿时一个个都磕起头来。

    “赵公公,我们往后定做牛做马,任凭您差遣!”

    赵禧满意地看到他们内心臣服,这才松了入未央宫来的第一口气。

    这段日子为了震住这些人,他日夜着实花了不少心思,人都快熬瘦了,好在如今收到了成效,手下总算是有人了。

    赵禧这才叫他们起来,道:“我方才看了眼王福的伤,他的腿怕是折了,往后可能不能主掌小膳房了,明日我会秉明娘娘,重新配个主厨过来。你们往后各司其职,没了王福这个蛀虫,差事兴许能好不少,这样到了年关,赏赐也少不了咱们的。”

    赵禧这恩威并施的举措把众人搞的精神一松一紧,内心却愈发通透。

    不服不行,否则他们就是下一个王福!

    自这日之后,赵禧的日子舒服不少,底下的人不但对他服服帖帖,还出现了一个十分狗腿的手下。

    这人是洒扫处的太监,名叫石景。

    石景在赵禧发威的第二天便给赵禧送来了五两白花花的银子。

    赵禧看到银子的时候着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迈入腐败的行列了,但是石景的银子不收不行,一方面,他确实缺个能替自己办事的亲近人,另为什么会得癫痫一方面,又不能让石景觉得自己太好说话了。

    所以赵禧收了生平第一笔“孝敬银子”,数目不大,但却跟烫手山芋般时刻提醒他已经深陷到皇宫的旋涡中了。

    收了石景的孝敬银子,赵禧便待石景亲近些,但凡上面赏赐下来的,赵禧便给石景代分,日常的一些食材火耗管不过来的,赵禧也会让石景代劳。

    这其中,石景到底贪了没有?贪了多少?只要没贪到一眼能看出来的地步,赵禧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由此,石景愈发孝敬赵禧了,下面的人说了什么,通铺里时兴什么,谁又有把柄了,谁和谁有计较了……石景宛如赵禧在后殿里的一只眼睛。

    赵禧通过石景,把未央宫下边的这些人底子摸了个通透,日子一长,在未央宫办差交往之间,颇有些声望了,弄秋和郭永之下,第三把交椅的位置,赵禧算是坐稳了。

    现如今赵禧但凡走出自己的门槛,都能听到他人尊敬的问安声。

    他的日子算是暂时安稳了,但温嫔最近好像愈发烦躁了。

    年关一过,宫里还日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然而温嫔这边已经打碎了不下十只茶碗了。

    原因是她的儿子宁元修,跟康贵妃越走越亲近,跟她这个生母越来越生疏了!

    自从对皇上失望之后,温嫔便把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到了九皇子身上,康贵妃这么做,简直要了温嫔的命!

 &铜仁癫痫病治疗医院nbsp;  这日正月十五上元节,赵禧领了皇上亲赐的浮圆子回未央宫,送入主殿的时候,温嫔正一边磨墨一边让弄秋摆好挂灯。

    “待会儿元修过来,我正好跟他玩玩猜灯谜的游戏。”温嫔今日心情尚好,因为祖制规定,每逢初一十五,皇子都要给母亲请安陪伴,纵使现在宁元修跟康贵妃走得近了,温嫔也想宁元修在过来的时候玩得开开心心。

    赵禧捧了食盒进来,“娘娘,皇上赐的上元膳到了。”

    温嫔看了一眼,“你放那儿吧,我皇儿马上要来,我到时候与他一起吃。”

    赵禧应了声“是”,正要退下,见郭永一头扎进来便朝着温嫔跪下了。

    赵禧吓了一跳,连忙也跟着跪下了。

    温嫔见郭永如此,停了手里的墨,“发生了何事?惊慌成这样!”

    郭永牙齿有些发颤道:“奴才说了,娘娘万不可动怒扰了凤体!”

    见郭永这么说,温嫔隐约猜到了,她握紧拳头,道:“你莫不是要告诉我,康贵妃又叫了我皇儿去她宫里!”

    郭永连忙低下头,默认了温嫔的话,道:“今日皇上是在永寿宫赐的膳,奴才听说,听说……康贵妃亲口向皇上要了九殿下……”

    “什么!”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