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高考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不可以这样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黔南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苏慕烟多少也猜到一点,也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说道,“姐,你别愧疚了,是我的问题,跟你跟他都无关。”

    “跟我无关可以,跟他无关可不行。”河西决急忙说道,“慕烟,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看得出来,你对他也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对不对?”

    她沉默着,将视线落在隐隐的身上,有些走神。

    河西决看了看她,继续说道,“昨晚我虽然是做了手脚,但那量不至于让你们不能控制自己,如果你真的从心里抗拒的话,是可以拒绝的。”

    苏慕烟脸色有些泛红,大概是被提及昨晚的事情,有些尴尬吧。

    “你别不好意思,我就是说说,你明明对他不是你表面上这么冷淡的,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你看隐隐,才多小啊?他需要父母,有父亲母亲在一起的环境下长大,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啊,作为一个妈妈,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对不起……”

    “你千万不要说对不起,没有人在怪你,我们只是不懂,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你们之间的关系,你爱隐隐,我们都看得出来,所以一定是有什么很难很难的问题,让你做这样的选择对不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将这个事情跟我说,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呢?”河西决关怀的问道,说这番话,也是推心置腹了。

    苏慕烟被她握着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真的有苦衷。”

    “那你就说出来啊,这天下,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你一个人想不到办法,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不行嘛?”

    “我……”她还是有些难以开口。

    河西决继续诱哄着,“当初爵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不也撑过来了吗?你不知道吧?在你嫁给他之前,发生了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我们都以为他挺不过来了,那时候爷爷多生气啊,都要把他交到部队去了,把他打得半死不活的,他在床上躺着昏迷的时候,我都觉得爷爷太残忍了,可我们都知道,爷爷这样生气不是没有道理的治癫痫病哪里比较好,所以都不敢做声,是他自己咬着牙挺过来的,现在的他已经好了很多很多了,慕烟,一切都在好起来了,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呢?”

    “当年……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苏慕烟颤巍巍的问道,手发抖得厉害,怕被河西决察觉出来,她抽了回来。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当年我刚接管海外事物,去了半年吧,就听说他出事了,飞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后来醒来之后,家里人对这件事情也是闭口不提,我怎么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后来也就没问了,反正能让爷爷大动干戈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河西决摇摇头说道。

    苏慕烟沉默着没有回答,手指微微拧着自己的裤子。

    河西决又叹了口气,“不过我多少也能猜到一点,但年他少年正茂,什么朋友都交,身边都是一群狐朋狗友的,人又爱玩,我们都以为他要被带坏了。”

    苏慕烟突然站起身来说道,“姐,我,我妈刚让我晚点打电话过去说有事要跟我说,我差点给忘了,我去打电话。”

    “慕烟?”河西决知道她又在逃避了,想留住她。

    可她已经快步出了房间,留下她一个人坐在那,一脸无奈。

    苏慕烟回到房间,将门关上,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那是一种恐慌的急促呼吸,脸上也没有了方才的冷然,取代的是惊慌。

    墨色的瞳孔在眼睛里剧烈的收缩着,喉咙的地方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着一样,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的滑座在了地上,那种致命的感觉袭来,双腿也开始挣扎的踢了起来。

    门外,月妈来敲门,轻声问道,“少奶奶,晚餐好了,下去吃饭吧,我去叫小少爷起床了。”

    她想答应的,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秀气的小脸被憋得通红,青筋都在额头浮现起来,整个人痛苦不堪。

    月妈没等到回应,还以为没听到,继续叫道,“少奶奶,你听到了吗?吃晚饭了。”

    “唔……癫痫医院哪个好好

    苏慕烟几乎是用尽力气,才让自己发出这么一点声音。但好在让月妈听见了,她稍稍安心,“那你赶紧下来啊,我先叫小少爷去了。”

    那一瞬间,苏慕烟感觉到大量的空气涌入肺部,一下子咳嗽起来,身子也从紧绷松懈下来,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喘气。

    好累,真的好累。

    这种感觉让她害怕,她惶恐的爬到床头,将灯打开,微暖的灯光让她觉得自己似乎还活着。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死了,甚至感觉到了死神对自己的召唤。

    她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直至月妈再次来叫她,她才回过神来,穿在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头发也凌乱不堪。

    苏慕烟扶着床慢慢起身,对门外的月妈说道,“你们先吃吧,我洗个澡就下来。”

    “……好的。”月妈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应允了。

    下楼之后,河西决没看到苏慕烟,有些担心的问道,“慕烟怎么还没下来?”

    “她说洗了澡就下来。”

    “洗澡?这个点洗什么澡?”河西决一脸茫然。

    月妈摊摊手,“我也不知道啊,少奶奶可没这个习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突然要洗澡。”

    039“算了,我们再等等吧。”河西决也不着急,抱着隐隐逗弄着。

    苏慕烟洗澡洗了很久,或许她自己没感觉到,但等着的人却感觉到了。

    到了浴室,她就开始发了疯一样不停得给自己搓澡,一大瓶的沐浴乳,都被她用光了,可即使是这样,她还觉得不够,还是不停的搓洗着。

    知道身体都感觉到痛,手都酸了,才无力的停了下来,绝望的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

    不可以这样了,苏慕烟,你不可以这样。

&n现在癫痫治疗有哪些方法呢bsp;   她不停的在心里重复这句话,好像慢慢的找回了一点力气,才穿上衣服出来,迈着沉重的双腿下楼。

    总算等到她下来,河西决跟月妈都松了一口气,“月妈,这两个菜有些凉了,你去热一热吧。”

    “好。”月妈跟河西决都很默契的什么也没问,就像是平常一样,陪着苏慕烟吃了这顿晚饭。

    晚上休息的时候,苏慕烟跟河西决开了口,“姐,你有卓然的电话吗?我想预约一下。”

    “啊,有啊,不用预约,随时去就好了,我去打招呼。”

    “好。”苏慕烟点点头,没再说话。

    河西决跟河西爵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你跟卓然比较熟,帮我好好的叮嘱一下。”

    “这个我知道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

    “你什么你是,我今天晚上看慕烟的脸色一点都不好,你还出个什么差啊,赶紧回来吧。”

    “好。”

    河西决总算赞许了一下,“这才对嘛,赶紧回来,这种关键时候,你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河西爵挂了电话就让助理给自己订最近的航班回江城,到江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三点了。

    他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去了一趟蓝修那里。

    蓝修这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昼伏夜出的,所以河西爵来,一点都没打扰到他。

    到是他见到河西爵这憔悴的模样,有些意外,问道,“二少最近看来是有不少的烦心事啊,怎么?夫妻生活还不和睦?”

    这要是换做以前,河西爵肯定会狠狠的反驳一番,可是今晚,他是真的没有力气去反驳了,坐在沙发里,揉着眉心问道,“我上次让你帮我查的事情,有没有结果?”

    “哦,我昨哪里治癫痫病好天早上联系你的时候,你手机关系了,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呢。”

    河西爵一听,就来劲了,抬眸的时候,视线变得凌厉起来,“你说吧。”

    “我们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做了数据比对,再根据你太太的生活环境以及调查资料得到了一个结果,你确定要听吗?”

    “说。”男人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迟疑。

    蓝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结果,可能对你来说会有些意外。”

    “直接说。”

    “wild。”

    男人眼神恨恨一震,似乎觉得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就是wild。”蓝修很肯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

    蓝修无奈的耸耸肩,“你也觉得不可能是吧?我拿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也很诧异,所以想第一时间联系你的,却联系不上,好在你现在过来了,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反正所有的数据和调查结果,都指向了wild,所以我猜想,你太太的心结,应该跟这个地方有关。”

    河西爵表情是从没有过的冷凝,声音甚至冷到了几点,“蓝修,你也知道wild是个什么地方,我不要什么推断,我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就是肯定答案。”

    河西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蓝修的工作室的,回到家,他没有惊扰到任何人,就这么坐在客厅里,如同前一晚那样,从书房下来,就这么在客厅里坐了一个通宵。

    可那时候的绝望,都没有现在的绝望来得沉重。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千斤巨石一样,一点点,一滴滴的,开始积压在他的身上,沉重,且无法翻身。

    他攥紧了拳头。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