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珠宝 >正文

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汪华:为什么押注安卓

时间2019-03-06 来源:黔南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多年来,汪华一直对两个趋势深信不疑:第一,作为互联网工具,手机对PC的替代性;第二,安卓平台的“普世性”。当趋势成为现实的时候,天下却乱了。

  外界对汪华的印象似乎早已定格:海归精英、出身谷歌、转型做投资。事实上,在2006年加入谷歌之前,汪华已开始创业,为移动和电信运营商以及通信设备商承接解决方案服务。显然,这是在真正的智能手机出现之前,最像移动互联网的生意。而在加入谷歌之后,汪华也参与了这家巨头在华的大部分投资管理。

  “自从认识汪华之后,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忙,似乎连洗脸的时间都没有,整天蓬头垢面、神出鬼没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从跨国公司出来的高管,”创新工场的投资项目“同步推”的创始人熊俊说,“但他对趋势的把握真的很强。”

  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创新工场投了近60个项目,其中超过20个拿到A轮,数个进入B轮,另外还卖掉了3家公司。参照专业VC机构的投资标准,这些数字算不上有多么伟大,但是,若是考虑到这些项目都是围绕移动互联网展开的,并且大多是基于安卓平台的项目,不得不说,创新工场对趋势的把握走到了很多投资机构的前面。

  但是,2009年创新工场成立的时候,诺基亚正如日中天,塞班手机一家独大,iPhone刚刚问世,安卓还是“小白鼠”。移动互联网下一步怎么走,业内尚未达成共识。创新工场的第一期基金从1500万美元开始募集,挂牌之初几乎就把宝押在了安卓方向的移动互联网上,这也是当初很多人不看好李开复和创新工场的原因所在: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靠谱吗?

  再来看一组数字:2011,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超过PC出货量;2011年第一季度,安卓智能手机的出货量首次超越塞班手机;2013年,全球安卓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到6亿台,占到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的70%以上……

  事实上,从2008年开始,还在谷歌的汪华就觉得移动互联网“差不多了”。当时有两件事情让他察觉到了某种“微妙”的变化:iPhone出来,让他觉得这才是为移动互联网而生的手机;还是在这一患有癫痫病快1年,请问如何治疗癫痫病呢?年,汪华得知,一些网站,包括QQ这种客户端,已经有30%左右的流量是来自手机。“在一些论坛上,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帖子是手机浏览器发出的。就算是塞班这么烂的手机平台,依然有很多用户不厌其烦地在上面折腾来折腾去,就是为了上网。这就是说,手机用户的需求基础已经开始慢慢生成了。”汪华说。

  强调用户的真实需求,曾让汪华错过人生的第一桶金。2005年,从斯坦福大学拿到MBA学位的汪华刚刚回国就有投资人找到他,问他是否创业,方向就是移动互联网。“其实当初还不叫移动互联网,那是围绕手机做文章,就是SP。”汪华当时没有做,因为他觉得SP业务的用户需求是不真实的。

  “那个时候,很多用户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都很低,谁要一天24小时联网、什么事都放在网上干?2004年对很多人来说,互联网只是一个没什么关系的东西。第二,当时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我看来是一个伪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完全是基于运营商体系的,不是真正的一个商业模式,所以我觉得设备、网络速度这些互联网真正本质和核心的服务,或者是内容,都是不存在的。那样的移动互联网做起来是不真实的,没有必要做。”

  当时真实的需求来自2B的业务。早在2000年,汪华就与人合作创立了音达,到2008年,其收入已过千万美元。

  被李开复挖到谷歌中国后,汪华先是负责商业拓展,帮助这家初来乍到的美国互联网巨头在中国建立起了自己的广告网络体系。随后汪华开始参与谷歌的投资业务,负责投后管理,并与大众点评网、赶集网、天涯、迅雷和傲游浏览器等中国第二代互联网公司建立起了合作关系。

  创新工场成立之初,除了老大李开复之外,其投资团队的搭建及运转主要由汪华负责,他几乎参与了每个项目的审核与投资。对于生于1978年的汪华来说,这几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头发越来越少”。

  一 中国的早期投资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记者:都说眼下的移动互联网竞争太激烈,而创新工场都是专注于这一块的,你感受到压力了吗?西藏拉萨癫痫病重点专科医院

  汪华:短期压力很大,是因为本身经济形势不太好,或者是大家的期望值很高。但从长期来看,对于我们早期投资来说,影响不是特别大,因为一家公司你就算投得再怎么好,或者发展再快,真正能做大或者上市,那也是五六年或者六七年之后的事了。所以当前的一点点起伏,并不会带来很大的压力。而你如果是投一亿美金估值的成长性公司,要求公司离退出已经不是很远,那么资本市场有一点变化,压力传递得就很大。

  我们当然也有压力,因为如果整个市场不好,我们投资的这些公司,可能在后期融资上会遇到一些困难。但其实早期公司如果规模还小,掉头快的话,我们再给一些资金支持,实际上抗压力反而会好一些。这个时候你如果是真正发展业务或者做产品的话,实际上对招人反而好做一些。不像在泡沫的时候,你随便做一个什么事情,都有一堆公司跟你竞争。

  我自己感觉反而是,大家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是我们早期投资机构深挖洞的时候,等市场转好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其实离它真正好的时候,还差得特别特别远。

  记者:特别远有多远?

  汪华:今年,移动互联网投资冷了点,那其实是与前两年的过分热闹相比。举个例子,整个游戏行业端游有几百个亿,页游差不多快100亿了,而四五年之后,大部分人都在手机和平板上玩游戏是必然的,这里面起码有100个亿,现在才多少?或者我再说得更加极端一点,三四年后,有多少人还在用PC?

  实际上移动互联网对于互联网很多方面完全是替代性的,还有很多方面是扩展性的。而五年之后的前景是现在的几十倍都不止。所以说移动互联网不是不好了,而是刚刚开始。

  记者:但是现在很多VC都在往早期走,案子抢得很厉害。

  汪华:我自己反而觉得现在做早期的人还是太少了。你在国内排20个天使,大概排完这20个天使投资人之后,再往后找,我估计你都不太好找了。我不是说没有了,真正的职业天使就少了吧。同样,排20家VC,你想国内有多少家专注A轮的VC,除了经纬、IDG等少数几家之外,你数不出有太多花治癫痫的方法有哪些呢大力气做A轮投资的。

  你看在硅谷,从最早阶段光像YC这样的著名孵化器,就有差不多将近100家;天使投资人我说数以万计都不夸张,而做A轮的、做B轮的,比国内多100倍也都不止,但也没觉得人家那边竞争过度啊?反而是让很多人都愿意出来创业了,而且所有可能的事情都有人去做,而不是大家只盯着一两个已经看上去很热的这件事来做。所以我们在中国做A轮和做早期的基金实际上是太少了,不是太多了。大家都往早期走,我觉得是天大的好事。

  我们的投资如果是从覆盖范围来说,实际上是有些杂乱了。我们最早期的也投,A轮的也投,我们自己的项目做大了之后,B轮也投。我们在企业刚创立时,从0到1各种各样的帮助, YC的事我们也做,这实际上也是很累的一件事。就是因为做早期的人太少了,如果真的很多人想偏早领域,说往天使A、天使B这边集中的话,我们反而可以更专心去做我们更擅长的事。

  二 安卓是最好的生态

  记者:创新工场从2009年开始专注移动互联网,你觉得与当时相比,产业有哪些变化?

  汪华:第一,移动互联网其实没有那么大的泡沫,因为很多的东西该怎么做,或者什么东西该怎么样,其实PC互联网都已经跑过一遍了。所以就相当于是说互联网已经证明过这是什么事情,或者这个事情的想象空间在哪里。第二,所有的产品十年前的互联网进行的速度更快。比如说互联网当年其实走了SP的阶段、游戏的阶段,其实是到两三年前才真正开始电商,虽然2000年就有人做电商了。很多商业模式和产品花了那么多年才走完。其实移动互联网把这个速度缩短得快多了。

  第三,创业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的确更大,因为当年的PC互联网没有那么多人看好,进去的人也都是没有经验,也不存在什么巨头。大家都是从零起步。而移动互联网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时候,聪明人就非常多,而且已经有大公司进入了。大公司给了创业公司差不多也就两年的时间,差不多从2009年到2011年。有一个好处是,现在的创业者也跟十年前不一样,现在的很多创业者都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挂号是在互联网上打拼了十年的,有经验。

  记者:你为什么一直把安卓平台看作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键角色?

  汪华:为什么是安卓?第一,我个人虽然很喜欢iPhone,但是我不觉得iphone能用来普及移动互联网。iPhone的封闭性就不说了,就本身的特势,它只能占领10%的市场。如果只有10%的人用,那就不叫移动互联网了。只有80%的人都用了,才叫移动互联网。所以必须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出来,这个操作系统必须是互联网公司做的,而且必须能得到非常多的支持。微软那个为什么不行?因为微软不是互联网公司,它不会通过互联网的角度去做手机和操作系统。

  第二,当时在我看来,像Palm、塞班实际上是带个人助手功能的手机,WindowsMobile实际上是带手机功能的个人助理,两个都不是为互联网设计的。就安卓操作系统本身,我特别熟悉这个系统,我自己当时把安卓的整个文件都读了一遍,而且我也试着在上面写程序,所以从技术上来讲,我知道这个东西是一个Work的系统,先不说有多好,而是当时唯一Work的一个系统。

  第三,当时我也跟各种各样的运营商、手机制造商都接触过,也测试过他们的态度,他们实际上受到了iphone非常高的挤压。无论是运营商,还是设备制造商,他们非常渴望一个能跟iPhone抗衡的系统,而在当时安卓是唯一的那个系统。所以他们一定会采纳安卓的。当时我们也跟很多的芯片制造商了解过,也算过安卓的手机的元器件制造成本。我算过当时还不错的手机需要多少钱,这个元器件会以多快的速度上架,能多快降到我心目中理想的价位(就是1000多到2000),而且还足够的好。

  一旦降价,安卓能不能建立生态圈、建立开发者团队,其实当时我也做过一些测试。如果你了解过塞班手机的开发过程的话,你就知道安卓的开发过程跟塞班相比,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

责任编辑:旁观者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